揭秘《孤岛》成功之道 中国鲜有引进惊悚片

标签: 电影电视游戏 来源:时代周报作者:谢培 熊俊敏2011-07-21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我们的男主角叶山豪说,如果这部电影的票房过亿,或者是很好,他愿意穿着我的比基尼跳舞。2011年7月7日,青春惊悚片《孤岛惊魂》上映前一天,女主角杨幂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对记

  “我们的男主角叶山豪说,如果这部电影的票房过亿,或者是很好,他愿意穿着我的比基尼跳舞。”2011年7月7日,“青春惊悚片”《孤岛惊魂》上映前一天,女主角杨幂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对记者说。当日香港艳阳高照,一旁的露天T台上,出品方美亚娱乐请来数位穿着火辣比基尼的嫩模,在摄影记者的镜头前行来踱去。

  人们只把杨幂的话当作噱头,谁会相信一部投资500万的惊悚片,在前有《建党伟业》,后有《变形金刚3》和《哈利波特七(下)》的档期里能够拿到一亿票房?这两年国产惊悚片逐渐升温,但绩优者也只在1500万至2000万间徘徊,2010年由任达华、吴镇宇两位影帝主演的《午夜心跳》,作为当年“贺岁档第一恐怖片”最终拿下了3200万的票房,已是国内惊悚片的票房神话。

  十天后, 叶山豪已经需要考虑穿比基尼跳舞的具体步法了。自上映日起,《孤岛惊魂》一直刷新着票房纪录:首映日700万,五天3600万,7月18日晚12点,美亚娱乐宣传总监谢炀给时代周报记者发来短信:“据不完全统计,已近7000万。”

  国产惊悚片的票房奇峰

  已创造票房奇迹的《孤岛惊魂》还在上映中,最终数字仍未定格。东方画面影业公司是《孤岛惊魂》除美亚娱乐之外的资方,其总裁刘晶亦是《孤岛惊魂》制片人,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个人预计总票房会在七八千万,如果没有《变3》和《哈7》的话,《孤岛惊魂》票房过亿是极有可能的。”

  2010年春天的时候,刘晶还远没有这么乐观,他只是想制作一部投资500万、票房5000万的惊悚片。“其实只要票房超过4000万我就很满意了。”刘晶说。在《孤岛惊魂》爆冷之前,惊悚片的投资和市场容量是有得算的。以内地较早投身惊悚片行当的导演阿甘为例,1999年其第一部惊悚电影《古镜怪谈》投资600万,票房1100万;2001年的《闪灵凶猛》投资仅100万,票房也有1330万;2002年的《凶宅幽灵》投资300万,票房1500万;直到2004年,约800万投资的《天黑请闭眼》才首次突破2000万票房。此后阿甘远离惊悚片,一头扎进了喜剧堆里。

  2008年,根据知名悬疑作家蔡骏作品改编的《荒村客栈》以300万投资拿到了2000万票房,香港导演文隽说:“《荒村客栈》发行之前,保利博纳的老板于冬都没把它当回事,新闻发布会都没开就直接上了,结果所有人都发现惊悚片在内地真的很有市场,大家都开始一窝蜂地拍。”2010年,同为蔡骏作品改编的《荒村公寓》消耗300万收入2360万,张番番导演的《密室之不可告人》投资450万收入2450万—它们已是国产惊悚片的优等生和幸运儿,在2000年后掀起的数拨国产惊悚片“一窝蜂”热潮中,大多数勇于投身的健儿们成绩只在千万上下,纠缠在四五百万的也大有人在。

  刘晶初涉影坛时制作的是文艺片,刘烨、舒淇主演的《美人草》、中间一度被叫停的吕乐导演的《十三棵泡桐》曾带来声誉和奖项,但就是不赚钱。随着电影市场向民营企业开放,刘晶开始了他的商业片道路,从《十全九美》、《熊猫大侠》到《台北飘雪》、《我知女人心》,以及让吕丽萍获得金马影后的《玩酷青春》,这些片子有的被人骂有的被人赞,但都有着不错的市场反响。刘晶说:“艺术片和商业片,不是根据片子里是否有娱乐元素,或者说故事是否有娱乐性来划分的。在目前的中国,这些概念都比较模糊,大多数制片人和导演不知道什么才是商业片。在好莱坞这种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中,类型化是第一位的。从导演、编剧到演员,都是用类型化方式来运作。例如很多拍恐怖片电影的导演是常年、甚至是一辈子在拍恐怖片的,这些是电影商业体系的基础。引进中国的这些好莱坞大片,其实更多是好莱坞金字塔顶上的那一块,而真正的基石则是极其细分的美国本土类型片。”刘晶还举了一个例子,他在美国考察时看到过一家只拍摄“给20-25岁女性观看的恐怖片”的制片公司,“他们只做这个类型的电影,票房也还不错。”

  第一步是到香港寻觅导演,那里的惊悚片土壤比内地丰厚。拿着500万,刘晶请不起也不想邀一个“大导”,他只想找个专注惊悚、恐怖电影的“类型片导演”。香港同行推荐了几个名字,钟继昌便是其中之一,这个被文隽称为“烂口昌”,“性格豪迈、率真敢言,粗口挂在嘴边更习以为常”的香港导演最有名的作品就是《旺角揸FIF人》,有过几部惊悚片作品,他对惊悚题材的见解和热情打动了刘晶。

  在和公司的创作部门商议后,一个以俊男靓女、比基尼、孤岛为卖点的,专门针对2011年暑期放假学生的“好莱坞式的青春靓丽的惊悚片”计划出炉,“性感”、“惊悚”、“尖叫”是重点。故事是“八位男女参加一个百万奖金的孤岛生存游戏”,“他们从登船起便开始针锋相对,危险也悄悄靠近,恐怖笼罩着整个孤岛”。

  第三步就是挑选演员,杨幂是很早就被确定下来的,除了她是投资、出品方美亚娱乐的签约艺人外,合适度与人气也是参考指标。刘晶说:“《孤岛惊魂》开拍时电视剧《宫》还没播映,杨幂还没现在这么火,但当时我已经关注到她的微博粉丝数达到了120万,这些粉丝们都是《孤岛惊魂》所指向的年轻观众。”

  杨幂的“首次比基尼出镜”自然成了宣传重点,还有报道说,《孤岛惊魂》中的“台湾第一性感名模蔡淑臻、绯闻女王安雅、香港新晋嫩模李曼筠、徐自贤等众多‘胸器’美女在各地巡回举行以性感、惊悚为主题的派对”。选择叶山豪时,《3D肉蒲团》还未上映,算是锦上添花的性感。

  有评论说《孤岛惊魂》的票房奇迹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鲜有选择的观众在《建党伟业》的悠长档期内捧高了《财神客栈》(焦点人物谢霆锋主演)和《孤岛惊魂》;因在《宫》片中饰演洛晴川而大红大紫的“内地新四小花旦之首”杨幂又带大军“蜜蜂攻城”(杨幂粉丝们组织的在各地购票支持《孤岛惊魂》的行动,在微博上,杨幂粉丝已过700万),而放了假的学生们又闲得发慌。

  骂声比默默无闻好太多

  在文隽所说的《荒村客栈》大卖后投拍惊悚片的“一窝蜂”中,吕建民尝到了甜头。和刘晶一样,北京春秋时代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吕建民同样从文艺片制作踏入影视圈,当年公司还叫做“春秋院线”,发行过章明的《巫山云雨》、李杨的《盲井》,算是一代文艺青年的收藏珍品。“2003年前,民营企业没有电影生产指标,所以我们被迫做了一些所谓独立电影。”后来同样因为“艺术电影即使在国外拿了奖在国内还是没有市场”和“开公司就要生存”,吕建民开始“考虑往商业电影转型。但应该怎样转,当时也没有底” .

  吕建民对记者说: “《午夜出租车》是2007年立项的, 一开始也是想向艺术电影方向做。你看,编剧是朱文,导演最早考虑吕乐,就是想做人文关怀的电影。但当时我感觉《午夜出租车》完全可以做得很商业化,中间由于各种原因耽搁了拍摄计划,直到2009年我们决定把它拍成一部商业恐怖片,找了一个年轻导演,也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从“带有惊悚元素的艺术片”转换成为“2009年唯一公映惊悚片”,陈小春主演的《午夜出租车》以低成本换回了高票房。“制作和营销的总成本是450万,其中制作费200多万吧”,吕建民对记者说,“最后的票房有1300多万。”

  这之后,不少人来找吕建民商量投资拍惊悚片的事情,但他决定自己再往惊悚片的道路上前进一步,“像这种小成本的电影,我们自己也能做”,他看中了2009年的美国惊悚片《灵动:鬼影实录》,这部成本仅为11000美元,用手持DV拍摄,只用了两个演员和一个跑龙套的“伪纪录”惊悚片,在口耳相传下夺得了1亿美元的票房。

  吕建民自己操刀导演“《鬼影实录》亚洲版”,号称“亚洲第一部伪纪录恐怖电影”,取名为《B区32号》,故事很简单:女主角的老公在别墅B区32号内“遇鬼”导致精神失常,女主角和朋友麦克住进B区32号,希望用DV揭露背后的真相。影片一开头,女主角就对着镜头问:“你相信有鬼吗?”当然,国产惊悚片的结局都是:世上没有鬼,都是人干的。

  和《灵动: 鬼影实录》在美国的大火不同,《B区32号》首映三天拿到700万票房,总票房收入1700万。“《B区32号》的成本在400万左右,包括制作和营销。”吕建民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显然低于《鬼影实录》数千倍的投资效益。

  但在很多观众眼中,《B区32号》赚翻了。“这个片子纯粹是为了零成本才用的纪录片模式吧!”他们在网上喊着:“女主角和男主角走进了小破别墅啊,海报里明明贴的是古堡啊,进屋了啊,屋里更破啊,桌子是宜家39块钱的啊,估计拍片而用完了还退货啊”、“中泰合作,看到最后一个人员表终于明白了啊,因为有一个泰国男演员啊,泰国男演员竟然会说中文啊,虽然他每次说‘我不知道啊’都像是在说‘我不剧透啊!’,而且叫麦克呢,真是个性的名字呢。” 吕建民说:“我们用了三位主演和一个跑龙套的,机器用的是专业的Red1,为了显示所采用的‘伪纪录’手法,我们在美术、摄影方面是做了大量的减分,为的就是给观众一个生活化的真实状态。”有业内人士估计,《B区32号》的摄制成本在10万上下,这倒是和《灵动:鬼影实录》有得一拼。

  骂声对于片方而言,比默默无闻要好上太多。在百度百科中,《B区32号》的定位顺势改为“2011年唯一一部惊悚到让你看完就开骂的电影”、“2011年影评最差电影”,不少人反而为了看看“究竟有多烂”而买票进影院。网友评论《B区32号》“集烂片儿之大成”、“能傲首世界300年”,吕建民对此也笑纳了,他对记者说:“观众是上帝,我没有什么好辩解的。”

  国产惊悚片是不能“见鬼”

  被骂的不仅仅是《B区32号》,票房火爆的《孤岛惊魂》一样难逃恶评, 影评人麻绳在微博对《孤岛惊魂》的感叹是:“再次证明,在中国靠着卖海报卖预告片骗钱的小成本惊悚片永远具有黑马潜质。”或者说,近些年的国产惊悚片没有一部不被大骂的,只是被骂得如此狗血淋头,《B区32号》算是一个标杆。

  观众骂得最多的,是编剧的弱智。从2004年《诅咒》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魂断楼兰》开始,被誉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的蔡骏,已经有四部作品变成了影像,其中电影的票房成绩都还不错,最近几年他看过的国产惊悚片只是改编自其小说那几部。蔡骏对记者说:“编剧是很大的问题,抛开其中对我小说故事的大幅度改动不谈,即便它作为一个原创故事,都是漏洞百出的。”

  编剧们的解释则是“国情”。虽然搜遍所有的法律法规,没有一条写着“影视作品中不能有鬼”,但“不能见鬼”已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红线。导演阿甘对记者说:“其实在中国的惊悚片都是骗人的,审查制度明摆着,你能做出一部老少咸宜的惊悚片?我从来不认为我拍过惊悚片,那是片方的说法,2004年后我就拍喜剧去了,因为我觉得惊悚题材在中国是个死胡同,是个伪命题。”刘晶对记者坦言:“《孤岛惊魂》最大的不足就是,作为一部惊悚片,它不够惊悚。”《孤岛惊魂》大卖后,下一步惊悚片是否会在这方面多做尝试呢?刘晶的答案是:“我们没有必要去挑战底线,那些为了挑战而挑战的行为是愚蠢的。我想应该在适合我们国情的情况下,去尝试把类型片里的元素表达得更好更准确,或者更有意思。”

  蔡骏对记者说:“审查确实会让惊悚片的编剧们工作增加难度,但这绝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是我,按照国内惊悚片的规律也能讲出一个不错的故事。大多数惊悚片编剧的问题在于,太缺乏想像力。”蔡骏作品的影视改编权一直在出售中,售价从未成名时的几万元到现在最高的三十多万,一般来说,也只占“低成本惊悚片”投资的1/20,“对编剧不重视,这是中国电影的通病。”蔡骏说。

  《B区32号》的海报上,女主角漂浮在阴森森林中,眼神空洞,颈脚流血,但这与故事内容风马牛不相及。因为成本低打不起广告战,国产惊悚片的法宝通常是“卖海报”,海报上营造的惊悚质感又大多在银幕上露了馅。“制作差”也是影迷们对国产惊悚片最大的诟病之一,且不论有制片人在“低成本”的基础上依旧抽水,就算全额到位,数百万的投资和看惯了美、日惊悚片的观众也不在一个等量级。刘晶对记者说:“真正愿意走进电影院看惊悚片的只有那么多观众,《孤岛惊魂》对中国电影市场健康发展的贡献在于它对电影的市场化、类型化进行了探索,并通过营销的手段,把一大批电视观众转变为电影观众。”

  “国内的惊悚片成本可以很低、拍摄可以不精良,但只要抓住了一个卖点,再选择好档期,就有大捞一把的可能。”这是某业内人士对国产惊悚片的评语,也是鼓动投资人前赴后继的原因,原因背后的原因是,中国鲜有引进惊悚片,而愿意进影院找刺激的观众群确实存在,这给了打擦边球的国产惊悚片难得的温床。继2010年国产惊悚片扎堆的“十月围城”后,《孤岛惊魂》再次掀起国产惊悚的热潮。文隽说:“小成本惊悚片已成为一股不能阻挡的潮流,几乎所有初涉影圈的新公司和新导演,都以这种类型片为试水的第一部。在《孤岛惊魂》之后,我可以预言,起码还有十部同类片排队等上画!”他提醒大家去“翻查资料”,“同类同公式的这些小成本惊悚片,去年也有很多失败例子”。

  “市场是残酷的”,刘晶说,“盲目跟风失败者居多。”美亚娱乐宣传总监谢炀说:“仔细分析一下,其实常常能够打造出市场黑马的,恰恰是那些具有丰富制作经验的老公司。”但对于许多初涉影坛、资本不够雄厚的投资人而言,低成本惊悚片依旧是他们最愿意“博一博”的片种,但只要赌中一个便可大获全胜,或许这才是“惊悚烂片”陆续出街的根源。“其实几乎每一部国产惊悚片都能赚钱。一是整体市场好了,二是观众们对连想象空间都没有的大片也厌倦了。他们很可爱,常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进影院看这些所谓的‘惊悚片’,于是被蒙了”,导演阿甘对记者说,“在中国电影市场整体膨胀的状况下,在大片中的烂片层出不穷的时候,国产‘惊悚’片的票房突起并不让人惊讶,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奇迹。”

编辑:vian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