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讨论: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

标签: 电影电视游戏 来源:艺恩网作者:艺恩网2012-09-29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由艺恩咨询主办的第三届中国文化娱乐产业年会9月26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顺利召开。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小马奔腾、乐视影业、麒麟影业、优酷土豆集团、启明创投、中国文化产业投

  由艺恩咨询主办的第三届中国文化娱乐产业年会9月26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顺利召开。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小马奔腾、乐视影业、麒麟影业、优酷土豆集团、启明创投、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国影基金、新丽传媒、华策影视等影视以及新媒体机构高层发表精彩演讲并展开热烈讨论,以前沿视角和独特观点引领文化娱乐产业发展新方向,会议现场反响热烈,上下午会场累计近千人次出席参与,到场嘉宾集合了影视动漫、新媒体等业内公司以及金融机构和相关产业链企业。

  左起依次为:天津北方电影集团副总裁方卫、卡通先生CEO王磊、青青树动漫CEO武寒青、

《龙之谷-黑龙崛起》导演宋岳峰、淘米网副总裁朱承华、艺恩咨询副总裁刘新颖

 

         下午电影分会场的压轴环节是互动讨论: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主持人刘新颖副总裁,互动嘉宾有:青青树动漫CEO武寒青、淘米王副总裁朱承华、卡通先生CEO王磊、天津北方电影集团副总裁方卫、《龙之谷-黑龙崛起》导演宋岳峰。

  在互动过程中,天津北方电影集团副总裁方卫提出要区别项目链和产业链!所谓项目链是在电影开发到什么程度,产业链是整个电影产业是不是已经形成了适合它综合发展多重价值的产业生态和产业集群。项目链是需要聪明制片人,需要非常好的剧组机制,项目链就是制片智慧与单体机制就可以形成项目链,产业链是政府导向和市场政策来实现。

  以下为互动现场实录:

        刘新颖:最重要的压轴部分就是我们动画电影这一块,我们这个话题让大家轻松一下,在座几位都是我们动画电影方面的专家,我们的题目是“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我们每一位都对这个问题做一个现场回答!从朱总开始。

  朱承华:市场需要中国特色的动画电影。

  武寒青:开心、感人、时代感。

  宋岳峰:开心、快乐带一点感动。

  方卫:市场需要赚钱的动画电影。

  刘新颖:我先从我们创作这边开始谈起,宋导那边更有发言权,现在很多微电影除去我们原创之外可能会寻求更好的方式开发新的项目,一些新媒体存在的内容改编成电影的更多一点,在您看来是这样的趋势吗?

  宋岳峰:不得不说是一种趋势,做动画也是做文化的衍生产品,可以跟国际化相比,无所谓,它其实是所谓地球的作品,是一个共通的东西,现在做好莱坞水平的国际制作,从讲故事技巧各个环节都是缺乏的,我们比较务实去做是寻求现有文化的中心,去进行开发,尽量从技术匹配、表演各方面满足观众的需要,对我们来讲,一个是融资股的《龙之谷-黑龙崛起》,另外是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读者都是过亿的,这个受众面不是定位成家庭影院,这些受众会很有感情,这两个题材的话,我之前都没有听到过,我完全不知道,真正去了解的话,包括去参与和这些粉丝的互动,都会发现他们有很多热情,在全球各地一些玩家都会以很高的热忱参与,我们动画从业者失败经历到现在,有一种强心针不断打进来的感觉,对制作来讲,对市场来讲,都是好的东西。

  刘新颖:我想宋导也说了他的看法,您觉得在我们内容创作上面,哪部分是比较关键的?

  宋岳峰:我们现在国产的原装电影有一些成功案例的,喜洋洋等,快餐型电影是讲故事,我们全方位都比较缺,我们抛开喜洋洋这些电影来说,一些类型和元素立项的时候我打的观众群,这些东西主流的类型的话,是技术前提,之后是故事和故事手段,剧本方面要好,下一个环节是剧本,导演讲故事的手法,表演,和音乐。前面的环节都是建立一个基础,后面依次往上叠加,会有更好的市场效果。

  刘新颖:我们也更需要完备的机制,从我们内容创作到中间制作环节都会环环相扣,谈到我们新闻取材这块,我们几个大电影都是取材于我们儿童游戏社区,请朱总也来聊聊。

  朱承华:淘米电影在内容创作上特色在于故事背景和儿童虚拟社区故事背景既相同又有二次创作,对于儿童来说,我们非常珍惜小朋友在模拟世界的创作,电影表达语言和沟通方式和社区有很大差距,如何90分钟内把小朋友故事讲清楚,是另外一个关键点,刚才聊到动画电影制作中哪个环节最重要,可能在前期剧本创作阶段是最重要的。

  刘新颖:我们开发这个项目基础的部分是最主要的。武总也给大家谈谈吧。

  武寒青:其实我们现在青青树做的东西首先要选择赚钱的,是赚快钱还是赚多久的钱,这个要考量中长期的问题,我们在前期做策划这一块的时候考虑的都会比较充分,它后面带动的相当你是发动机,能带动后续产品产业链能带动多大!大家看到的动画电影是改自游戏、玩具、产业片,大家都说产业文化做的不错,但是反过来回到行业本质是文化产业化!中国整个整体动画业在这块的基础底子很薄,提出文化产业的概念现在才8个年头,这个路还是蛮长的,慢慢摸索吧。

  刘新颖:现在请方总跟我们分享一下。

  方卫:各位老总和各位艺术家我感到特别亲切,说到我们心里去了,参会的朋友越来越少了,从现在我们可以宣布走的人损失非常大,下面我们要说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一进门就感谢了好几个人,天津北方电影集团,我们那个电影《兔侠传奇》,现在《兔2》又出来了,去年7月14号《兔侠传奇》上线,网上小朋友就在掐架,我也认真看了,非常好,当然了兔侠还在努力。各位在座的也都是我们从业者,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一张张年轻面孔,谁不想把自己画的东西,作为我们动漫形象变成另外一个衍生产品卖得更好呢!就像我们《画皮2》的制片人庞总说的那样,我们要出书、出项链,各种各样衍生品,但是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刚才他号称大鳄,我们中间有一些小鳄,我们是蜥蜴,但是我们是顽强生存在这里面。你怎么开发这个产品!我们已经是中大鳄这样的程度了,我们搞动漫的年轻伙伴们都想发展产业链,当你把一个玩具搞到人家面前,人家告诉你开模需要60万的时候你可怎么办!

  我们是不是混淆了一个概念?项目链和产业链的区别!所谓项目链是你在做一个电影的时候开发到什么程度,产业链是你整个电影产业是不是已经形成了适合它综合发展多重价值的产业生态和产业集群?前者项目链是需要聪明制片人,需要非常好的剧组机制,需要我们像吴总这样的企业领导就可以办得OK,当一个社会面对我们中小动漫企业,我们创业年轻人的时候,我们小企业、小鳄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依靠什么?我们真正依靠一个产业链,我怕把话说忘了,这个项目链就是制片智慧与单体机制就可以形成项目链,产业链是政府导向和市场政策来实现。我们的电影动画产业不知道能不能代表我们这些小鳄们!小鳄特别饿!我们中国动画领域特别缺乏一个高端服务机制,我们的淘金者太多,但是没有一家给淘金者做饭的地方!每个人都到矿山去淘金,但是他发现自己没有住处,其实你给淘金者开一个饭馆他照样赚钱,因此我们需要产业链的产业链,我们需要第三产业的第三产业,这就是我们动画电影高端服务业。

  有我们动画电影的律师事务所吗?律师事务所是搞知识产权设计和进行我们版权的多重整理的,有我们会计师事务所吗?有针对我们审计事务所吗?有价值咨询机构吗?有保险公司吗?朱莉女士讲的我特别感动,有保险公司吗?我们第三产业的第三产业目前真的很缺乏!因此我们产业链在这个情况下,项目链会出现几个聪明人,有可能实现,但是产业链由于整个社会动画产业生态,政府需要引导,可能形成的是我们这种努力做不到的。项目链个体才能单位运作,个案不能复制,庞总我们羡慕他,给他敬酒,请他吃饭,别跟着他走。因此说,我们在产业链延伸的时候我们要讲深度,广度开发大家想到是一种道具开发,深度开发的时候就成为了思想精神工具,另外仰仗新技术,比如条码防盗技术,这个动漫给孩子们看四五岁以上大一点的孩子看,还可以降低成本。目前我们在动画产业链在形成过程中跟中国电影产业链呈现了几个字的特点,懒散软乱慢。  所谓懒就是没想到,就想到卖票,也不去想,也懒得去想,也不愿意打破传统思维,这个在我们国际中特别多,一说就说咱们搞点政府奖金吧,或者票房不行,但是贿赂贿赂经理吧,你贿赂得过来吗!我们懒得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主要是思想懒。第二是散,分散。我们各种机构分散,我们各种服务分散,我们一个一个的动画的创作人员、小公司、中型公司、大型公司,不得用你的财务去搞下游产品的延伸,这根本不是你的专业,我们社会呈现出很强的非专业化趋势,不得不一个人一个人去干。

  一个社会每件衣服如果需要我们去织,我们每个火柴不能去买,只能在家钻木取火,这些年你冤不冤啊!乱是无序状态。这时候是市场环境的问题了。慢是效率太低了,开发的东西可要命了,我们除了做假冒伪劣东西比较快之外,做正经东西确实挺慢的。这些问题都是在前进中的问题,我们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如何治理我们懒散、软、乱、慢,如何降低我们单体开发成本,如何做到以项目链成熟带动整个产业链成熟,企业和政府该做什么,我真的没有答案。抛出砖头开始引玉!

  刘新颖:感谢方总,整个项目是有流程环节的,接下来请王总,关于营销如何能够更有效?

  王磊:这实际是一个技术活,方总说产业链的问题,又说了一大堆要为我们服务的机构,我们这个问题相对比较简单,第一动画电影现在肯定有服务机构,今天我们在艺恩这么大平台出现,如果三年前根本没有机会,你动画电影起来了,第二有蛋糕了,第三有人关注了,凡是艺恩关注的必然是有产业价值的!第二,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营销,包括我们做喜洋洋,无论是特例也好,或者我们做其他几部片子,这几部片子成功最终目的是为了把整个蛋糕做大,去吸引更多的第三方机构加入,当你蛋糕不足够大的时候,根本用不到我们说的担保机构,因为蛋糕小。现在我们讨论的问题,不管产业链也好,项目链也好,国金老总说的非常清楚,中国电影未来市场肯定是好的,第二是工业化道路上在发展当中的,中国电影在工业化道路,中国动画道路更是在工业化初期,这样判断,我们所有的东西只要按照工业化规律去做就OK了,喜洋洋电影,所有电影都是按照工业化规律在做,工业化是打造一个明星进行低成本在各个平台复制,获得你的利润。我相信宋导如果没有前面几部国产电影成功,盛大也不会那么快拿出这个钱做动画电影,也是因为前面有更多案例,中国动画电影只有自己创造更多的成功案例以后,不要理会别人说你动画技术怎么样,只要市场买单,只要你赚钱,未来会有更多的我们称之为服务单位也好,坏人也好进入这个行业中来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打造更多更好的产品。那时候我们才有产业链,谈产业链资格的时候,现在先集中精力打造一两个成功作品这是最主要的。

  刘新颖:谢谢王总。我们都是用工业方法来做,贴近我们学习好莱坞的运营模式,好莱坞就是有标准化的标准,其实目前来讲,我们也都看到中国电影出现一个很大问题,很多人觉得电影化怎么去解决?我们看到进口影片,从《狮子王》到《冰河世纪》,中国未来动画电影方向是什么看法呢?能不能解决国产动画片低龄化的问题!

  朱承华:动漫电影低龄化本质是动漫低龄化,整个动漫产业其他分支商业模式也都低龄化。低龄市场直接原因是家长买单,所以整个动漫产业低龄化跟GDP发展精力有关,从日本市场发展规律来说,到人均GDP达到3千美金以上的话,动漫会全民化发展。在我们收入不足以支撑动漫作为娱乐或者是日常消费的时候,相对来说对于低龄用户来说动漫刚需,对高龄用户来说这个需求少一些。中国动漫产业创作者也需要积累开发高龄或者家庭型动画的能力。像吴总这样好的作品还是太缺乏了,绝大部分创意和制作团队还是集中在低龄化创作,相对更容易一些。年龄段越低的用户越具有普世性。所以这也是整个动漫产业低龄化的另外一个原因。#p#副标题#e#

  刘新颖:宋导怎么看这个问题?

  宋岳峰:中国动画片在前十强有三部,近几年来每年都是这样的,包括在北美市场动画片一直在前面,我们的市场容纳很多动画片各种类型的,小制作会更个性化,会比较成人小众,如果你做一些大众不可避免会走向家庭,因为我们现在做的项目都是为了相对高龄的观众,初中以上或者年轻人都可以看的。冒险的这些本身就适合年轻人,有很多题材适合成人来看,《黑猫警长》观众都已经蛮大的,有很多东西可以去拍,也要做深做多,同时我们全年龄段家庭型影片也需要多开发,经常走出去。

  刘新颖:如果我们不能在前面的话,我们中国市场没有非常好的全民化的作品,或者说我们项目从后期市场怎么样针对我们动画片消费人群这个方向,我们在后端怎么把我们现在做的动画电影通过细分人群达到更好的营销效果。

  宋岳峰:我们永远会按照影迷要求来回应他们去做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要看市场需要我们做什么,利润点在什么地方!如果从长远看,从中国动画电影10年看,必然从低龄走向全龄化!目前这个阶段,哪怕给我们一个亿美金,我们也做不出好莱坞大片,第二,要改变主体年龄受众对国产动画电影的成见,这个漫长的过程也许会有更多人成为炮灰。一定要把低龄类电影做好,喜洋洋第一部质量也许稍微差一点,但是有更多资金可以做更好更精的片子,也许在未来,再一个羊年可以跟美国合作,也许跟国外合作做真正的大片,但是必须有市场基础。做全年龄片子,我们必须要考虑年轻人需要什么样的片子,本质上说年轻人消费,美国的动画片本质还是在消费美国大片,今年暑假两部失败的案例,一部是皮克斯电影,一部是老雷斯的故事,都是花了那么多美金的电影,为什么年轻人不买单,这里面背后折射出来的,我们作为电影从业者来说,我们要更多关注我们消费者需要什么,因为我们听到更多的是电影从业者以及我们网络粉丝的这种声音,这一点我们要保持足够清醒。现在这个命题是伪命题。为什么大家偏向低龄化,如果这几年不成功,连这个问题都不会出现。

  刘新颖:王总您是怎么定义怎么消费人群?

  王磊:我们永远一个观点,我们做的不是动画电影,我们做的是家长和孩子在周末休息的时候需要一段度过的欢乐的时光,从这个角度定义的话,《喜洋洋灰太郎》是家长和小朋友在过年的时候看的赵本山的一部喜剧!他们肯定不会消费铜雀台,这就是他们刚性的需求,我们从全家欢角度出发,来做整个动漫电影工业化起步,这是中国动漫电影的市场选择,不是说我们自己喜欢做低幼!就像朱总说这是GDP发展消费量在一定程度的时候对这个产品基本的量。三年前大家还愿意消费这样的喜洋洋,到5年以后他消费的肯定不是三年前这样的喜洋洋了,从窝头到面包,我们消费和审美水准都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刘新颖:王总的关键点就是要把和周末和孩子欢乐的家庭,这样的家庭非常多。在座的都是妈妈爸爸,我们出版人动画电影都面临这些问题,你究竟在影片中诉求什么?你究竟想跟你社会人群怎么样互动!好莱坞大片为什么都是那么热销,其实他们就是类似个人英雄主义,正义和邪恶,王总的营销就是朝这个方向考虑。动向电影这个方向,我们未来也会向好莱坞模式进发,我们不仅做内容本身,衍生这块,我们也去了美国看过,去了迪斯尼,他们大量衍生品非常让我们震惊,包括有很好的收益,首先请武总谈谈。

  武寒青:实际上大家现在说中国动画低龄也好,我觉得低龄不是重点,大家现在嫌弃国产动画是低幼和低劣,国外美国的动画是非常用心,是全套的从教育心理学家到科学家介入,然后进行创作,它做出的东西是老少咸宜的,中国的作品没有真正人类最闪光的低幼小朋友心灵最需要的部分,我是觉得按年龄来分并没有高低,而是你真的是不是创作者,是不是真正有责任心做这个事。我曾经就年龄段目标人群跟国外很多同行沟通过,欧美他们都不敢沾“青春”这个人群,他们基本是低龄这一块,这一块更容易捕捉,就像朱总和王总讲的实际是刚需,家长和孩子一起享受欢乐时光。青春人群是叛逆的,这个时间选择是多样性的,如果选择不好,他是不可能给你掏钱的,这个挑战性对创作者来讲难度也在这,这就是我问了很多欧美的,他到了那个年龄的时候会开发一些日漫,把这个年龄青春热血和复杂的心理全都淋漓尽致表露出来了!实际它是跟欧美抗击,因为它没有欧美强大的资金,强大的实力,我就走内心,我走人性这一块,所以用它自己有限资源去在全世界争得一席之地!回顾到我们这一块不是没有需求,就是面包和窝头的区别,我们整个动漫产业处于婴儿期,做成人的事情是很吃力的,但是必须开这个头,不然没有积累,到10、20年以后是很自然的生根开花结果的过程。所以大家开玩笑我们做了也许是先烈做的事情。现在我们只能跟着喜洋洋抢低幼这块,反过来我是觉得总需要有人去做先驱,吃螃蟹,既然青青树有20年积累在这,要责无旁贷为我们中国青少年负责。中国的这些东西需要我们原创的东西来体现,既然做这个年龄段的东西,考虑的问题不是一个人拍脑袋说我喜欢就怎么样,真的要认真研究这个年龄段市场需求、消费心理和消费习惯。

  我们一开始希望把这个品牌变成青少年日常生活的一个习惯!它不是说光看一个动画电影这么简单,去年我们营销做的非常糟糕,但是看过这个片子青春人群,他们自己去组团!提供了他们的话题。他们是有非常强的主动消费能力,虽然票房不好,后续像图书游戏包括后面很多中间产品都是消费者找上门来,要求我们接着做什么!如果在前期准备得足够充分,这个市场会给你回馈的,现在到第二步,我们尽快杀青了,第二步除了电影营销,同步的有很多,青春人群感兴趣的品牌会和我们一起主动协作开发,小米手机、拉卡拉,包括凡客都会来跟我们合作,游戏就更不必说,这条路看起来很渺茫,但是你真的和消费者了解清楚,作为工业化管理,前景是非常好的事业。

  方卫:关于年龄的问题各位老总都说了一遍,您讲的这个问题在我的集团里我没看见,别的老总看见了,在考虑《兔侠传奇》适合哪个年龄段的,他们也有专家在做,宋院长做的也非常好,我有一个问题,这是一个科研题目,中国电影不管动漫电影还是非动漫电影都有一个特别好玩的现象,就是下班就走,到点毕业。跟我们讲的时候,很多专家说我们中国电影平均年龄是多少岁,21岁、19岁的,这个话我听了4、5年了,我们培养能力我们挽留观众能力怎么那么差呢!观众平均年龄就这样!我不信这个事。我们想想还有什么比年年增长的年龄更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呢!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跟观众一起进步,不能跟观众一起成长!到点毕业,下班走人,给三岁孩子做的衣服到四岁准穿不了!如果我们跳出电影看这个规律,我们应该有一个发展计划,让没看电影的人看电影,还有一个是挽留计划,让看电影的年龄更长一点,你长一年,中国电影人关注的电影上亿年。我正想做这个事,感兴趣可以一块研究。

  刘新颖:我们要做一个忠诚度的研究,消费人群的可持续性。

  方卫:这是国家电影战略可持续性,不要让观众到点就走,要有一个国家战略性的计划。把中国电影观众的平均年龄提高三岁你看是什么样!

  刘新颖:基于我们内容创作者和整个产业链工作者更大的创作。最后一个人一句话对我们整个动画电影产业的寄予吧!

  朱承华:动画电影还是要靠票房挣钱,不要靠衍生品挣钱。

  王磊:跟上整个电影产业步伐就行了。

  武寒青:一起创造世界。

  宋岳峰:中国未来5年动画电影会诞生更多喜洋洋成功案例。

  方卫:我们紧随其后,谢谢!

  刘新颖:感谢几位嘉宾的分享。我们期待明年再次相聚。

编辑:yvonne

猜你喜欢


官方微信
艺恩数据App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

免费下载